如果世界的蜜蜂都消失了,人類在4年內就會滅亡!但是蜜蜂現正漸漸減少中…!所以友善農法有多重要… 精選

發佈於 農業新聞 閱讀 907 次數
给本項目評分
(1 投票)

來自世界各地的80位科學家,在吉隆坡開會,向聯合國提出了一項評估地球生物多樣性的研究報告,該報告指出,野生蜜蜂、蝴蝶和其他許多授粉的物種正迅速走向滅絕,人類也沒有幾年可活了…

這項研究是由IPBES《生物多樣性與生態服務政府間科學政策平台》發表的,該組織於2012年成立,總共有124個會員國。領銜主持研究的英國瑞丁大學農業環境教授塞門.波茨(Simon Potts)說:「我們正處於生物多樣性下降時期,其後果則有日趨加劇之勢」,這將導致依賴授粉的農產品嚴重損失,其中包括水果、蔬菜、咖啡和巧克力。

報告指出,由於受到諸如氣候變遷與土地使用改變等因素衝擊,無脊椎動物的傳粉昆蟲5種就有2種,蜜蜂和蝴蝶,正走向消失的命運,而授粉的脊椎動物,如蜂鳥和蝙蝠,6種就有1種面臨滅絕;全球農作物75%須依賴授粉動物,牠們是人類攝取營養來源最大的功臣,過去50年來,農業生產仰賴其授粉更增加了300%;未來牠們能否生存?危及食品安全,攸關每年產值2350〜 5770億美元的農作物收成。牠們健康與否?與人類的福祉息息相關。

在傳粉昆蟲中,全球大約有二萬種野生蜂,不僅每年給西方國家帶來了一百六十萬噸蜂蜜,同時也扮演授粉最大的角色,單單一個蜂群一天可以替三億朵花傳粉。人類每吃三種食物,幾乎就有一種得力於蜜蜂傳粉,連穿的全棉衣服都要歸功蜜蜂。

根據「地球觀察」的報告,2013年加拿大有三千七百萬隻蜜蜂死亡,已經到了拉警報的程度。蜜蜂消失確實令人感到憂心,從2006年以來,即出現大量養殖的蜂群神祕消失的現象。美國的一個研究團隊發現,2007年春天,在美國有超過30%的蜂群死亡。此外,澳洲、巴西、加拿大、中國、歐洲以及其他地區,也傳出大量蜜蜂消失得無影無蹤,世界各地數百萬蜂箱成了空巢,研究人員將此失常的現象命名為「蜂群衰竭失調」《CCD,colony collapse disorder 》。

bee1

 1947年美國有 5百萬蜂群,2014年降至 2百50萬,減少了一半。(資料來源: www.shfwire.com )

科學家認為,「蜂群衰竭失調」導因於農藥的使用、疾病、寄生蟲、病原體,而都市化、棲息地喪失以及全球暖化,也是蜜蜂消失的原因。

IPBES的報告指出,農藥,尤其是殺蟲劑,其中比較有爭議的殺蟲劑,一般所知的「新菸鹼類殺蟲劑,Neonicotinoids」,這種於1991年開發,並於90年代中期用於商業用途,廣為使用的殺蟲劑,根據研究,在控制實驗條件下,已被證明對傳粉昆蟲具有廣泛性致命的效應,導致蜜蜂腦部受損,蜂群數量銳減。

「新菸鹼類殺蟲劑」是否對蜜蜂有害?綠色和平組織也提出不利的說法,這種殺蟲劑不只會讓蜜蜂急性與慢性中毒,而且波及整個蜂群,當蜜蜂採集花蜜,帶回到蜂箱,儲存在蜂巢裡,吸食的幼蜂,等於暴露於嚴重危害其正常功能的殺蟲劑中。由於此種殺蟲劑會破壞昆蟲的中樞神經系統,使得蜜蜂的導航能力受損,記憶遭到破壞,最後癱瘓,迷航的蜜蜂,回不了巢,整個蜂群就無法維繫而瓦解了。

此外,英國衛報報導,蜜蜂消失的罪魁禍首有可能是美國農業生物科技公司孟三都(Monsanto),該公司推展的基改作物,對生態有負面的影響,同時也造成蜜蜂消失的惡果。例如,孟三都的MON810玉米,這種基改作物可以產生蘇力菌(Bt)殺死害蟲,卻連瓢蟲這類的益蟲也一起殺,一旦被蜜蜂攝入,Bt就會跟腸道受體結合,使得蜜蜂停止進食,其結果就是蜜蜂體質變弱,以致於無法產生足夠的蜂蜜來維繫蜂群。

英國查爾斯王子曾經表示,孟三都拿自然與整個人類來當實驗品,是嚴重的錯誤,基改作物可能有造成環境大災難的風險。此類作物,違反上帝造物法則,破壞了植物的生命科學,食用基改食品,可能罹患不可知的疾病。研究顯示:基改食品跟自閉症、癌症、肥胖,甚至貧血、白血病都有關聯。

被列為蜜蜂殺手,除了殺蟲劑、除草劑外,還有寄生蟲,其中瓦蟎(Varroa mites)禍害尤烈,此寄生蟲附在蜜蜂體內,會吸乾成蜂或幼蜂循環的體液,使蜜蜂體弱,且會傳染嚴重的疾病,造成大量蜜蜂死亡,成了蜂群的瘟疫。

bee2

 電子顯微鏡下的瓦螨,原本寄生在東方蜜蜂身上,因為人類商業行為,傳播到世界各地,造成西方蜜蜂大量死亡。 (圖片: 維基百科, 20160402)

蜜蜂跟哺乳動物一樣,容易感染各類的病毒,其中包括以色列急性痲痺病毒(IAPV)、畸翅病毒(Deformed Wing Virus)、微孢子蟲病毒(Nosema virus)。IAPV最早出現於澳洲,在2006年在以色列被發現,科學家推斷IAPV是CCD 的元兇,但美國的研究人員認為IAPV可能是嫌疑犯而已,無法下定論。 另外,一般認為微孢子蟲(Nosema ceranae)也是蜜蜂的殺手,感染此病毒,蜜蜂的營養調節系統會遭到破壞,是不是CCD的元兇?並沒有真正的答案。

畸翅病毒會造成蜜蜂翅膀萎縮,失去作用,根據英國皇家哈洛威生物學院教授費爾斯特(Matthias Fürst)與布朗(Mark Brown)的研究,畸翅病毒(DWV)與真菌寄生蟲-孢子蟲ceranae ,這兩者對蜜蜂的健康有重大的負面影響,會減少蜜蜂的壽命。費爾斯特說,DWV會由蜜蜂傳染給大黃蜂的工蜂,DWV不只廣泛存在於大黃蜂身上,而且會在體內複製,這是造成蜜蜂世界性大規模死亡的原因。此外,學術研究報告也指出,DWV係經由寄生蟲瓦蟎傳播,人類擅自引進、遷徙、買賣蜜蜂等行為,導致畸翅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,影響所及,大量蜜蜂遭殃死亡。

除了上述殺蟲劑、病蟲、病毒的因素外,其他人為因素對蜜蜂也是一大禍害。 IPBES在報告中指出,土地利用的改變,氣候變遷,入侵物種的威脅,都足以影響蜂蜜的生產;土地利用的改變,工業化的農業生產方式,將野花覆蓋的田野轉變成單一或兩個作物區,使得高營養田園退化為低營養田園。氣候變遷則可能導致開花植物花蜜高峰流量的轉變,如果蜜蜂錯過花蜜高峰期,交付給養蜂農太遲,蜂巢減弱。該報告還發現,氣候變遷已經轉移了大黃蜂和蝴蝶以及依賴授粉植物在地表的分佈,蜜蜂與蝴蝶的棲息範圍日漸縮小。

由於各國政府將經濟發展無限上綱,都市不斷擴張,大量原本生物的棲息地,被劃為公路、住宅區、商業區、工業區、科學園區、大型購物中心,土地被切割得支離破碎,成了蜜蜂難以飛越的障礙,覓食困難,同時也剝奪了蜜蜂的棲息地,無足夠的巢,過度都市化的結果,蜜蜂面臨嚴重的生存危機。

每當我回鄉下老家,看到在中國發跡財團買下,準備變更為商業用途的一大片地,稻田蓋起一棟一棟的樓房,完整的農地則被柏油路切成好幾塊,景觀醜陋零亂,我感到相當難過。當我開車經過原本十幾甲的農田被黑道鎮長闢為外環道路時,腦海裡常會浮現一個問題:把土地都讓給房子、車子,台灣還剩下多少地可以讓給其他生物?對我這個小時候赤腳踩在田埂放風箏,每逢春天都會見到田園裡蜜蜂蝴蝶紛飛景象的庄腳囝,如今卻很少發現牠們的蹤跡,內心總是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失落感!

據報導,自從「農發條例」修正後,台灣多了3萬多棟農舍,喪失了24萬甲良田,政府失職、投機客炒作、財團鯨吞,使得農村殘破不堪;農地不斷喪失不僅危害台灣的農業,也剝奪了昆蟲、鳥類的棲息地,當然這也會壓縮蜜蜂的生存空間。

在地球上,其他生物與人類是共生共榮的關係,並非人類掠奪、消滅的對象,這個星球不是獨屬於人類,而是屬於所有生物。美國生物學家、環保運動始祖,蕾契爾.卡爾森(Rachel Carson, 1907-1964)對此有深深的體悟,她說:「我們的生活因懂得生命與環境密切的關係而豐富」,在「寂靜的春天」她寫道:「所有充滿想像力、創新的方法,都是為了解決一個問題,那就是:人類應與其他生物一起分享地球。」

bee3

卡爾森在1960年代,公開抗議DDT殺蟲劑對人類和生態的危害,喚起人類對環境問題的重視, 催生了「地球日」,對現代環保運動貢獻至巨。 (圖片: 維基百科,來源: U.S.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,20160401)

在現代講求高獲利的科技與快速經濟發展的社會,加上人性自私、無知與貪婪,凡事講求便利,濫用塑膠袋,環保成了口號,垃圾污染了海洋、山川大地,不斷壓縮其他生物的生存空間,科技則淪為大企業獲利的工具,不計後果的基改作物,無可諱言的,這些都是造成環境災難的主因。誠如美國研究生態智慧的學者葛爾曼(Daniel Goalman )在「科技:傷害地球?拯救地球?」一文所說的,「工業文明高度重視謀利以及相隨的效率、物慾、經濟成長等價值觀,進而使得科技為這些價值觀服務,甚至不惜毀滅地球。」

毫無節制的資本主義,不顧生態負荷的經濟活動,大量消費的生活方式,不僅危害地球的生態體系,越來越多的物種瀕臨滅絕,蜜蜂存在與否?危及我們下一代的生存!別忘了愛因斯坦怎麼警告世人的,「沒有蜜蜂,人類將無法生存,如果蜜蜂從地表消失,人類活不過四年。」美國德拉瓦大學昆蟲學教授塔拉米(Dr. Tallamy)說:「如果蜜蜂果真消失,我們勢必喪失80% 的植物,對人類這是很大的問題!」

蜜蜂銷聲匿跡,不僅僅是人們有無蜂蜜可以享用的問題,而是攸關人類能否生存的問題,搶救蜜蜂已刻不容緩,有些國家已採取行動,挪威人在首都奧斯陸,開闢了世界第一條「蜜蜂公路」,每隔250公尺就有一處花粉站,挪威境內35種大黃蜂就有6種瀕臨滅絕,他們希望藉此行動來挽救生存環境日漸惡劣的蜜蜂,以免讓蜜蜂餓死絕跡。

蜜蜂豐富人類的生活,美化了這個世界,我們必須極力保護蜜蜂,讓蜜蜂有與我們同在的良好生存條件,然而台灣這塊孕育我們生命的土地,祖先留下來的好山好水,卻被短視的政客蹧蹋了,被胡亂開發的財團破壞了,後代子孫的生態境越來越惡劣了。值此清明節來臨之際,當我們祭拜祖先,追思前人的功勳,也應該好好想一想,我們要為後代子孫留下什麼樣的環境?難道是有毒的土壤?污濁的空氣?乾涸的溪流?童山濯濯的山林?珍貴動植物日漸消失的世界?
最後修改於 週五, 18 十一月 2016 13:21